關於部落格
愛的呼喚
  • 42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人民生活改善了

小時候我家住在一個大雜院裡,一個牆門裡面住了十二、三家人家,職業各不相同,有在機關工作的,就是現在所謂的公務員了;有在國營企業工作的,那時也算是乾部,連工資標準都是一樣的;有當醫生的;有當老師的,還有當工人的等等。雖然職業不同,但大家的地位都是平等的,沒有高低貴賤之分,也沒有金飯碗、泥飯碗之說;工資雖有差別,但也不過三塊、五塊,十塊、八塊而已,不像現在,動輒好幾倍、十來倍;家庭陳設也都大差不離,無非桌椅板凳,鍋碗瓢勺,條件好一點的有一個三五牌鬧鐘,或者有一個紅燈牌收音機,或者有一張沙發;日常生活的好壞主要看家庭人口,沒有老人或孩子少的生活相對富裕一些,有老人要負擔且孩子多的就差一些,如此而​​已。 因為經濟條件的相似,社會地位的平等,自然就容易相處了。加上房屋結構是開放式的,客廳和天井是共用的,每家只有一扇木門是可以關的,一家挨一家。老式房子,一家與一家之間只用一層木板隔開,木板之間如有縫用報紙一糊完事,不大方便的地方是說私房話要悄悄說,否則隔牆有耳,第二天見了面難免有點尷尬;方便之處是哪家有個急事,鄰居立刻知道,可出手相助。 平時就像一個大家庭,休息日女人們都端出自家的腳盆到天井裡圍著自來水龍頭洗衣裳,嘻嘻哈哈,不知不覺就把衣服洗完了;到了做飯時分,家家灶上飄出各種菜餚的味道來,就像進了小飯館,互相也經常盤來碗去,甚至端著飯碗到鄰家飯桌上吃一筷也未嘗不可。吃過晚飯,天氣還早,那時又沒有電視看,拉開幾張桌子來,打麻將的打麻將,甩撲克的甩撲克,自由組合。哪個小孩一道數學題做不出來了,自己父母又不會,可以找隔壁當老師的阿姨;哪家老人夜半發燒了,家裡又沒有備用的藥,可以找旁邊當醫生的阿叔。特別是到了過年,除夕晚上,家家做了可口的團圓飯,戶戶點起紅臘燭,小孩子東跑西躥,天井里炮竹聲聲,洋溢著一股濃濃的喜慶氣氛。此情此景至今想起來,還懷念不已。 遠親不如近鄰,鄰居之間的互相照應也足可稱道。我母親去世較早,我們兄弟幾人都在外地謀生,只有八十多歲的老父親獨自在家,平時生活上全靠鄰居照顧,大大地減輕了我們子女的擔心。 斗轉星移,經濟發展了,人民生活改善了,絕大多數人都有了自己單獨的住房,多數住單元房,少數人有了單門獨院的別墅,住的條件的改善與過去不可同日而語,這自然是值得稱道的。但過去那種住大雜院的人與人之間的親近感卻蕩然無存。在一幢住宅里邊,不要說在不同的門洞裡,就是在同一門洞的樓層之間,甚至在同一樓層的兩戶或三戶間也鮮有往來,形同路人,可謂“步履之聲相聞,老死不相往來”,以至於有的孤寡老人在家去世多日還無人知曉;甚至有的壞人把一家的家具明目張膽囊括而去,鄰居還渾然不覺,不禁令人感慨系之。 當然,時代發展了,社會在進步,人民的生活條件改善了,私有財產得到了國家的保護,人的隱私權得到了社會的尊重,在這樣的環境下如果有人還提倡大雜院,不是二百五就是羊癲瘋。首先反對是那些手握重權的“公僕”們,前幾年聽說有的當官的連單位的高級住宅樓都不願意住的,寧願住到一個偏僻的地方去,何也?因為逢年過節時門前送禮者摩肩接踵,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豈不授人以柄,此是閒話,不說也罷。 我之所以懷念大雜院,主要是懷念那時和諧的人際關係。而這,正是當今社會所缺失的。 幸福或許因為來之不易 春來江水綠如藍 痛愛 青花 朋友别哭 堅持 手傷之後 寫出我的倒影年華 金城之雨 花開半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