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愛的呼喚
  • 42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刻畫著逝水的光陰

記得手機短信初試時,我和老作家貴昌同誌編創過一首《朋友》的短笛:朋友是天,朋友是地,有了朋友能頂天立地;朋友是風,朋友是雨,有了朋支能呼風喚雨;朋友是財,朋友是富,有了朋友能創造財讀你,如同讀一首清麗婉約的詩;讀你,如同在傾聽一瓣素淨雪花的呢喃;讀你,如同身臨煙雨江南的水墨丹青裡;讀你,如同徜徉在舒緩的琴音聲聲裡。 遇見,是在夏末。初見那句:只是女子,侍奉文字。我的心被這直白簡單卻又深情淒厲的八個字俘獲了。是鍾愛文字的人,也是冷漠而孤傲的人,卻因這幾個字走進你的文字,走近你一一紛飛的雪。 雪的文,有女子的柔媚,偶有淺憂,卻哀而不傷。然,細品,閱覽的便不僅僅是文字,文字深處一片潔淨澄明,還有使人深受啟迪的哲思。對萬物、對世人的博愛,皆隱遁其中。專一而安靜地侍奉文字,她做到了。 雪說:善待別人的文字。真正熱愛文字的人,是愛到骨子裡去的。是不會把自己與別人的文字區分開的。只要是文字,她都用心細品細評,甚或文評已成一文。對於好心情的文友如是;對於流年逝水的友人如是;對於目光所觸及到的文字亦如是。善待別人的文字,她也做到了。 雪的語言組織能力極佳,遣詞造句別具一格,文風精緻、細膩、雋永。普通的漢字由她一編綴,句句猶如玉珠落銀盤,能聽得到悅耳的迴聲。她,文字若不是屬於她,便是她屬於文字,如若不然,怎佳文迭出,卻未見詞窮語乏。於此,我難望其項背。 雪尤其擅長抒情散文。她的散文,第一遍,僅是粗略地瞄一眼,便能感受到一陣淡雅的芬芳瀰漫開來;第二遍,是要靜下心來,配聽一段舒緩的音樂,配一盞清茗來讀的。似一曲抑揚頓挫的音樂,濃入淡出,收放自如;再讀三遍,你會感覺如同身臨涓涓細流邊,清澈見底,流向生命中央,能滌蕩你所有的紅塵煩憂。 雪,又是一位極具愛心與熱情的人,然而卻表現得淡然從容。每一個她“認識”文友,大都會為她或詳或簡地寫過一些文字。因為,在每個人的心中,都曾深深體會過她的善良和關懷;因為,每個人,都很慶幸能在虛擬的網絡裡遇到這樣一位,值得永生相伴的朋友。 雪,你不知。早些時候,輕輕翻過你的舊文。那章《綠袖子》,給我記憶尤為深刻,讀至文中,未達文末,你的樣子隔山隔水地飄來,薄薄的身影,薄薄的美麗,薄薄的憂傷,那是畫中美眷,立在雲煙漫起的青石巷內,等候琴音再現。痛惜,那人終是如曲終了,不再歸。那人,又似從未遠走,在《綠袖子》的曲調音律裡,在那青石小巷裡,在你期許的意念裡,在你為他作的文裡…… 雪,你不知。你贈我的:“天,憐愛蒼生心自寬,幽穹碧,草綠映雲帆。”已然刻在心扉,珍藏。也把它寫在日記本的扉頁上,收錄。夜深人靜時,每每翻閱,都會有無聲的感動在魅夜裡流淌。 雪,你不知。那天,你和我《一葉清秋夢》的同題文,我於當日,很仔細地閱過數遍,感動沓沓而來,瀰漫心中。素來安靜寫文,不求看客多少,惟求有一人懂得,便如我所願。想你,在那篇,定是與我相通的。因心,被溫柔撞了一小下。 雪,你不知。我甚愛納蘭性德的《采桑子.塞上詠雪花》:“非關癖愛輕模樣,冷處偏佳。別有根芽,不是人間富貴花。”我也曾說過,“關於花,唯愛白色;關於白色,唯愛雪及蓮。”這都是鍾愛雪的一種不是理由的理由。那種素潔,純到骨子裡,也愛到骨子裡。當見到“紛飛的雪”這四個字時,我不知道是否就已經註定,今生,我必將放你在心上。 雪,你不知。陳悅的《妝台秋思》與《岫壑浮雲》,是我最喜歡的洞簫與鋼琴合奏兩首。第一次於你的播放器列表裡看到這曲子,我的心悸動了一下。突然就明了,原來,相通的兩個人,是在喜好取向上面有驚人的一致的。你說,“醉成午夜獨舞的弦”。我知,你愛著黑色,你喜歡黑色的厚重和內涵;喜歡黑夜時聽喜歡的曲子;喜歡午夜時聆聽心和黑夜的對白。而我,亦是那樣迷戀黑夜的人,喜歡在午夜吹輕柔的風;喜歡在午夜朝著遙遠處朦朧的風景凝眸;喜歡那種一人靜萬物靜的心境;喜歡在午夜00:00:00分的時候發一篇文字。 那天,去往有你的城市,翻看著你的電話號碼,終是沒有撥下。我想見你,但是我又不想見你。我怕見了,就會有分離;我怕見了,就會說“再見”;我怕說了“再見”卻再也不見。 最初不相見,最終不相離。就是此樣的情景吧。 於是,微笑地看著湛藍的天空,想著,現在我就站在離你不遠的地方;想著,我看到的這一片雲朵,也是你正抬頭看見的那一朵。心,便釋然了。我們相識於網絡;相知於文字;相惜於溫暖,那麼保持這近在咫尺的距離,且歌且行,且行且珍惜,一直走向年華深處。用如詩的詠嘆,如歌的行板,一路溫暖,也好。 最是雲淡風清,最是戀戀不忘。也是如此吧。 此一時,月淡星疏,我端坐在流年一隅。在《妝台秋思》的音律中;在我們共同迷戀的魅夜裡,細心地敲下這些文字。想,此刻的我,該離你最近。期許呈現於你的眼底時,你的心,有暖暖感盈滿,即使是一絲絲,也好。 紛飛的雪。若世間的雪皆被浮生浮世所侵染,不復潔淨素白的樣子。她定是逃脫的那一瓣,保留著原始的純淨,落在歲月的弦上。靜寂獨舞,以蹁躚舞步為筆,記敘著流年的故事,刻畫著逝水的光陰。然後,在午夜,獨自醒,獨自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