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愛的呼喚
  • 42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已經不能停下來了

已經不能停下來了。 她說,人物攝影,拍到的無非就是一個人的面具,或是真相。 1, 網頁收藏夾裡,儲存著經常瀏覽的幾個網址。 閑來無事,抑或是百無聊賴之際,我可以對著電腦,一遍又一遍,反反覆複,刷新著網頁。 從深夜到天明,再由天明到天黑,如此單調,亦不覺得索然無味。 如果一個人在白天和黑夜之間的場合,給人以判若兩人的感覺。 我們不可妄言說,這個人真虛偽,表裡不一。 閑言碎語,喋喋不休,像深海裡纏繞在一起的水草,無處可解。 生活允許我們,可以虛偽,但不能失去自我真實的一面。 她說,喜歡流動且疏離的生活,樂此不疲。 2, 抽屜裡安靜地躺著若干張車票,火車票,汽車票。 呆呆注視了片刻,還是揉碎了,棄之於垃圾桶裡,不留一瞥目光。 我想,我還是沒有收集車票的習慣,是的,習慣不了這種習慣。 旅行,不需要用這種模式來紀念,放在心裡,就夠了吧。 白天的火車,夜晚的火車,在這陣子總算都嘗試了遍。 偌大的候車廳裡,有人靠著座椅,有人席地而睡,臉上無不顯露著疲倦的慵態。 我素來不喜歡悲天憐人,可是看到這一幕時,還是難過占了上風。 若干個日子以後,會不會有人用同樣的眼神,同樣的心情看著倦怠的我。 顛沛流離的生活,總是,物易是,人易非。 她說,看一場煙花,終於看到頭仰得脖酸目痛。 3, 隔岸觀煙花,總會有間或的悸動在心中不留痕跡的,一閃而過。 心裡會有莫名的壞情緒在灼燒,時而出現,時而隱匿,鬼鬼祟祟般。 心情淪陷的時候,手邊總是握著冰冷之物。 從原味奶茶,檸檬爽汁,柳橙汁,炭燒咖啡,拿鐵。 簡易的包裝,冰冷的液體,吮入口中,忽略那股深入骨髓的冷意,繼而面無表情。 時光的前頭,總是掩埋了被遺忘的廢墟。 我努力在廢墟裡找尋著從前熟悉的一場一景,不負我所望,終是找到了。 我向他們打招呼,可是話到嘴邊,還是哽在了喉嚨。 那些,早已變換了容顏,早已不再熟稔。 無奈一笑。 繼續看著遠處的煙花,忽明忽暗的霓虹閃爍,忽覺潸然,只是淚未下。 她說,一直未曾明白生活的意義所在,卻對它有充沛而無法訴諸於任何形式的情緒。 4, 一直對那些身背行囊,隨處可去的人置於羨慕之意。 如果我能有這份幸運,我會不斷行走,只是對於每個陌生的地方,不會付出過多的留念。 我想暫時離開這座城市,去空蕩蕩的山谷,然後大聲吶喊,最後顧自聽著自己的回聲,吹著在山谷猛竄的涼風,想想就覺得愜意。 夜色凝重的時候,對睡眠,總是會做些抗拒。 每個月的某一天,做了一個夢,很是詭異。 明明想醒,明明聽得清周遭的動靜,雙眼皮卻跟鑲了層蠟般,無法睜開自如。 我努力張合雙唇說著話,欲叫旁人將我叫醒。 可是喉嚨只有弱弱的起伏動作,沒有一絲聲音,就那麼一瞬,無聲抽泣,被偌大的無助感包圍著。 後來,在書中看到一個詞兒來形容它,只有倆字兒,夢魘。 有些夢一醒過來就忘記了,這是我所傾向與樂衷的。 她說,人生在世,恍若白駒過隙,忽然而已。 5, 我在聽王菲用天籟般的嗓言詮釋的一首《紅豆》, 我相信時間,所以相信沒有什麼能夠永垂不朽。 電話簿的號碼與時間成正比,但聯繫卻反之遜色不少。 我的世界像個含鈉成分的銀色小球,遇水則迅速縮小。 不接電話,不回短信,似乎要與世隔絕,言語漸漸變得吝嗇,在別人眼中興許扮演著怪異的角色,只是我仍無動於衷。 我並不是個十足的情緒控,我很坦白的說。 如果我宿醉,請容許我。 我只是想找一個藉口,為自己的難過換種宣泄模式。 一路走來,我的大腦對酒精的免疫力變得很弱。恕我想像貧乏,想像不出宿醉的人環抱雙肩,在人煙寂寥的大街上肆意哭泣的場景。 是不是,每個人的心底都住了一片蒹葭。 風一吹,搖曳不止。 她說, 想像之中, 她會是一只沒有腳的鳥, 一直往前飛, 不知何時停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