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愛的呼喚
  • 42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時間飛快的走過一段路程

時間飛快的走過一段路程,一個人的路,不急不慢,不清不楚。下午和傍晚,這兩個詞我總是不能很好的區分。 考完試最後一個離開教室,站在樓上望一望遠處乾淨的天空,吸一口氣再重重的嘆一口氣。這真是一個壞的習慣,很多年前,當我還是個在父母身邊乖乖的小孩子的時候,看著或母親或大娘的時不時嘆氣,不知不覺中自己居然形成了這樣一個習慣。使得之後每一次母親看到我嘆氣,都總是會說︰“小孩子嘆什麼氣啊,壞毛病”並同時深深的剜我一眼。雖然如此,但是很多年以後的今天我還是沒有改變這個所謂的壞的習慣。 我想,這個地方我最喜歡的就是天空了吧,總是那麼的讓人晴朗,那麼的讓人明亮,那樣的給人以極目的眺望。像現下一樣,考完一科後,眺望一下它,舒一口氣,即使之後還要再嘆一口氣也還是不錯的。 考完試的現下是五點,太陽雖然還是那麼的烈但是已經漸漸西去了,人們雖然已經差不多忙完了一天所要完成的事但是還都沒有下班。這個時候,這個時刻,是該算是下午呢還是傍晚?這個問題,曾經一度糾結了很久同時煩惱了很久。之所以說是曾經,是因為現下已經不再去糾結了。在某一天,某一覺醒來就突然想通,覺得這不是一個值得自己去花很多心思的問題,更發現,曾經糾纏這個問題的自己很是沒有理由很是幼稚。慢慢的一步一步走下樓,突然想起‘人去樓空’這個詞,雖然把它用在這兒多少有些不妥。但這一刻就是這樣感覺的。這兒沒有我的人,或者說,我的人曾經現下都不在這兒,至於未來,誰說得準呢。這樓不管是哪個時代哪個時候都不會屬於我。所以這個人去樓空實在是有些師出無名。 現下應該正是吃飯的點兒吧,但是這一段時間不知怎么的,在下午的時候總是沒有胃口,不知道是因為天氣的原因還是因為考試壓力大。如果媽媽在身邊我想她又該罵我了,總是不吃飯,難怪這么瘦。呵呵,已經離開她好多年了。突然發現當孩子慢慢長大的時候,總是在漸漸的遠離父母。 在這樣的生活中,說真的,很少會有時間想起他們。在那種忙又似乎不忙的日子中,在同齡人的一個個話題中,真的就很少想起他們了。很多次都是父親打電話來罵我說︰“我們不跟你打電話你就不得給我們打啊,要錢的時候就知道打電話了。”每當這個時候,都只是拿著電話抬起頭望望遠方不動聲色的笑笑。這個時候還能說什麼呢,很多時候,要錢的時候自己都沒有打電話,時間到了他們就把錢打過來了。真拿這樣的自己沒有辦法。 不是自己不想打電話,只是不知道打通了說些什麼,那千年不變的問候似乎已經不想再說了,覺得很假,說得自己有些不舒服了。很多時候也害怕他們的嘮叨,也是一直都不曾變過的認真聽課,好好學習,不要耍朋友,不要吸煙喝酒等等。每每聽到這樣的電話多少也有點兒失望的,似乎在期望能聽到點兒別的什麼。哈哈,代溝是真的存在的啊。 不多的幾步就走到了北門,再兩步就是一個公交出站台。我對公車站沒有一點兒好感,每次靠近它我都不得不皺眉。這實在是沒有辦法的事。每次走到公車站,那公車獨有的汽油味就撲面而來,讓我頭痛欲裂,暈厥得不知道東西南北。 所以每次坐公車的時候我都站著,即使還有空位。固執的以為站著能讓自己清醒些不至於那麼難受。同時用紙巾捂著鼻子,效果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在心裡給自己以慰安也會好過很多。至於周遭人的眼光,這個時候就沒有空去在乎了。 穿過馬路有一座小小的橋,橋下是水、是海水。記得一年前在這個小橋上和一個法蘭西人合影了。那一天陪著他走遍了整個校園,用我蹩腳的英語和他那帶著濃濃法語氣息的英語交流,時不時的翻翻他手上的小字典。和他一起去喝啤酒,聊的話題現下忘記了,還真些可惜啊。 走在一條不知道名的路上,不斷有車經過,揚起一片風塵。心中莫名的堅信︰這條路一定能通向我想到達的地方。從雙肩包裡拿出明天要考的科目的資料和課本,抱在面前。調整走路的姿勢,挺直背,微微的抬起頭,讓還很烈的陽光直射在臉上。過往的行人撐著傘匆匆忙忙的過,我一步一步慢慢的渡。 突然想起什麼,從褲袋裡拿出手機。 我想,我們一定會有機會和時間一起在海邊看日出和夕陽、看潮漲潮退、在大海的懷抱肆意的歡笑的。車輛漸少,天空更加的明白,空氣中傳來海的氣息。是啊,快到海邊了,沒有花多少的時間。把懷抱裡的書打開,邊走邊看。看一個點之後又把書抱到懷裡,抬頭看路看天空,把那個點在大腦中記住。如此循環,一步步慢慢向前。走完這條路就要走下一條路。下一條路是骯髒還是乾淨,是平坦還是崎嶇,我們有時候都得走下去。 還好,橫臥在我面前的是一條乾淨寬闊平坦的大道──濱海大道。大道的右手邊是別墅和公園,左手邊就是大海,如假包換的蔚藍蔚藍的大海。這個時候的大海很溫順,這個地方的大海很溫柔。海水拍打海灘就如媽媽的手在撫摸。 右轉繼續向前,複製前一條路上的姿勢和動作不停的粘貼。太陽在背後,影子在前面,長長的。看著地上的影子覺得有點兒單薄。想起很久以前看到的一句話︰沿著影子的方向,你得到的將是黑暗。呵呵,不知道這樣的境況下想起這句話,是一種怎么樣的暗示。 新植的棕櫚科樹枝葉還沒有長開,擋不住那還很讓人害怕的陽光。不過不時的有海風吹拂過來,感覺還是那樣的舒爽。綠油油的草地一片一片,時不時的還有四季不敗的花開在它的上面。 走過一段不長的路程,就來到了可以遊玩的海灘了。記得不久以前還沒有這樣的石頭護欄,沒有這些新種植的樹木。正發愁不知道哪兒有缺口能去往沙灘上時,看到前面不遠處一個戴著破草帽的老太身手矯捷的很麻利的二三下翻過了護欄。這多少有些讓我驚訝,一直標榜自己是一個文質的人,很多時候都很克製自己的,中規中矩。自己也一直認為這樣才是正確的,可是現下那個穿著有些破得老太給了我上了一課。 是啊,很多的時候我們只要按著自己的心就好,不必拘泥那麼多。在範圍之內放縱自己說不定可以得到意想不到的結果。記得高中的一個老師說過︰人到難處需放膽。難處才放膽太少了,哈哈。 一步步小心的走在沙子上,偶爾有幾個調皮的沙子跑進鞋子裡。這個時候沙灘上已經聚集了不少的人,有爺爺奶奶、有爸爸媽媽、有哥哥有弟弟也有妹妹,相親相愛的一家人啊。哈哈。看著他們或在大海裡浮浮沉沉或躺在沙子上任海水拍打或三兩個追趕著啪的一聲摔進海水裡,就不自覺的露出笑臉。不再看書,把書抱在懷裡看著他們覺得有一種說不出的安靜,身體的燥熱突然不見。 抬頭望向天邊,水天相接,雲彩一片。看不到歸航的戰艦,不覺得失落和遺憾。閉上眼再睜開,伸出左手,五指打開似乎要抓向 天邊的雲朵,五指逆時針依次旋轉一周收攏握緊。這一系列動作完成之後心中像斬獲了什麼,嘴角小小的揚起。很多時候我都喜歡做這一動作。在剛到達一個地方,走出車站時;在離開一個地方走進車站以前;看到不錯的景色,站在高處時都喜歡做這一動作。曾經跟網上的一個未曾蒙面的朋友說,如果有一天你在大街上看到一個穿牛仔褲和白體恤的男生做這樣的動作,那麼別猶豫,請上前打招呼吧,那一定是我。 記得高一的時候,有一次國文老師要我們以家為話題寫一篇作文,我寫的是什麼已經記不清了。但是一個舍友寫的到現下我還記得主旨,家是起點卻永遠不是終點。如他所言,家都只是一個驛站,那麼離開這兒讓我們繼續向前吧。 離開海灘,轉個身就來到白沙門公園。其實海灘也是公園的一部分,但是我們習慣了把他們分開來說。 公園很大路很多。當一個地方在你心中之後,你對它是絕對的放心。歧路很多,很多條都不曾走過,但是不會思考,不用擔心,隨便走一條就是了。讓腳步帶我們到達一條路的終點和另一條路的起點。 這個時候太陽已經回家了,天空藍藍的,不再刺眼。風調皮的變換著方向,一陣陣的拂來。額頭的汗被拂去,留下結晶──鹽。腳步來到公園中的小湖邊就停住了,我從書中抬起眼睛看著它,它卻無動於衷的不理我。 湖不大,水很清,湖邊綠油油的草很是‘誘人’。仔細一看,水中還時不時的有魚兒跳出來挑逗,儘管湖中有遊玩的小船。對面不遠處的遊樂場傳來機器轉動的聲音和人們不大的歡樂聲。緩慢轉到著的摩天輪靜靜的矗立在那兒,似乎在等待福祉的人和給離去的人送上福祉。 一草一世界,一眼一天地。當我的朋友問我有沒有時間的時候,很多時候我都回答說,暫時有或沒有。他們都說我的笑話很冷。人生很多事都只是暫時,暫時的不富裕、暫時的不開心、暫時的迷茫找不到方向、暫時的在一個地方觀望,所以我決定在這湖邊做暫時的停留。 抬起的準備踏入草地的腳停留在半空。收回腳,先把書和書包放到草地上。蹲下來,解開鞋帶,脫掉出門前換上的白色襪子。赤腳小心翼翼的接觸草,有小小的痒,小小的舒服的痒。接觸到草地,一種久違的踏實感從腳底直達頭頂。站在那兒,讓時間停留幾分鐘。 拿起書,輕輕的一步步在草地上渡。真的,很久都沒有這樣和大地親密的接觸了。記得還是孩子的時候,很小很小的孩子的時候,整天光著腳丫子跑來跑去,一點兒都不怕尖小的石子兒。那些日子一閃而過,讓人有些來不及懷戀。不記得在哪兒看到過這樣一句話︰我們總是懷戀曾經的美好,但是已不記得是曾經本身美好還是我們的回憶讓它美好了。我想,我也是這樣吧﹗ 時間飛快的走過一段路程,感覺還不到一會兒天就黑了,夜悄悄的拉上了它的帷幕。另一個世界開始了,我想我該回去了。走在黑夜裡,我覺得無比的安全。 黑暗裡,站在海邊,才發現,所要的就在身邊。 大自然吹來的雨後微風 勇於活出自己 青春像一首輕快美妙的歌 窗外風景穿透的人生 人與人之間的差距 初秋不經意的到來 回憶里的我到底還是我嗎 被風吹走的夢 一個人走在路途 鍾情的景象 不再是個孩子 雪花的消逝 內心的一點光 暴風雨襲擊后狼籍一片 停下你前行的腳步 天熱得人抬不起頭來 盡情的仰望天空 別離,道一聲珍重 再見不知是否永別 用以衡量的天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