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愛的呼喚
  • 42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心雨,只有你知道

   曙光同學:
  妳好!
  呵,第壹次這麽親昵的叫妳的名字,有點小沖動,不過,在這裏,請允許我在這裏,也僅有在這裏這樣稱妳,好嗎?十五之槿年,真是冗長而又壹瞬。認識妳的784000分鍾,能想起妳的時光又能有多少,我壹個理科的學生,竟從未計數過。我從出生直到現在,就從未給他人寫過信,尤其是在科技如此發達的時代。同時我又覺得直接講出來比用這種方式更加令人歡暢淋漓,何況我也不是壹個文绉绉的詩人,而且我又深知自己是壹個多麽很懶散的小孩。妳壹定會驚訝于我速成的性格轉變吧,可是妳又怎曉得人生又有多少個十五年?十二年的度量又是怎樣的宏大?蓦地,心裏頓感癢癢的,似乎在某壹處藏著合不上的缺口,我遺憾這樣的自己不能同妳壹起體會四季的輪回,壹起衰老。可是又有什麽關系呢妳那清秀的容顔以及溫潤如玉的又有些可愛淘的性格將永遠定格在20歲的藍本上。其實,我還是有些失望的,翻翻相冊,竟然連妳的壹張照片都沒有,哪怕小學畢業照裏都不曾留下妳的身影,不過,我壹下又圓滿了,因爲大家的畢業照裏都沒有妳,妳可不可以原諒我這樣的平衡呢?我保證,我雖然不是壹個絕對的四好青年,但絕對算得上壹二遵紀守法的良好公民。我想,那個“好”字,還是去掉爲妙。因爲我想起壹件事,在五年級盛夏裏,在放假的第二天早上,我翻過學校的小矮牆,本想在裏蕩秋千的我,看見櫥窗裏妳那張褪色的漫畫作品,心頭壹熱,靜悄悄的摘了下來,妳壹定沒有想到我平時壹個細弱蚊蠅,木讷呆滯的小人兒竟奔放的如此膽大包天吧。說實話,對于這樣的小偷行爲,我整個假期都過得患得患失,膽顫驚心。自此,回校的好長時間內,我都不敢正視妳那雙純粹剔透的眼睛,但我又在這痛苦折磨中感受到壹種沈甸甸的厚重惬意感,我不理解當時自己的心態,可我總安慰自己講,那是壹種善于發現美而珍藏美得行爲,這幅畫是用來激勵自己學習他那種獨特的創造性和想象力思維。可歎的是,現而今,我的畫畫技能仍停留最初的水品上,還是如此的粗糙。曙光同學,妳應該會對我這樣不求上進的小朋友又些扼腕呢?
  在這裏我又不得不提另壹件事,那是進大學的第二年頭,在我返校的車上,我遇見了妳的姐姐,時光真是壹個奇妙的魔術師,她已然又進壹步成長成爲壹個優質的女孩,她剛踏上車的時候,我已認出了本就讓人驚羨的她,猛然,她坦然的向我的方向直射過來,我條件發射的逃避了如妳壹樣絹美得眸子,我在慶幸自己沒有被認出的同時,又有壹些小小的觸動,那壹刻,我是多麽希望自己有大山伯伯的萬分之壹的勇氣,這樣我就可以和她調侃:“hi!老鄉,妳也在這座城市裏呀。”這樣,也就可以更深的探尋妳的秘密。但是,但是,我依舊是我,脫線的我。沒有所謂的如果,從她下車的短暫的時空中,我有些恍惚,半伸出的手臂就尴尬的懸于空中,只扼住壹部分的焦灼的空氣,話語像斷了線的珍珠,又再次落回塵埃中。我傾身向窗外望去,s大呀!這是我們多少q大的學子夢裏所神往的。記憶又翻湧而來,我忘記了向她說壹聲道歉,不知她是否記得童稚年代所發生的事情,那壹天,我等回家的表姐,在路上發現她和另壹個小姑娘攀罵,我看表姐挨罵,血濃于水的感情壹下子迸發出來,揚起嘴角,亂七八糟的將幾千年來流傳的國罵都向對方噴去。再後來,我與妳同學了,也知道了他是妳所摯愛的姐姐。如此之長漫長的光陰,妳姐姐也許忘記了,但我還想珍重的道壹聲抱歉。妳姐姐壹定會原諒我的吧,談吐如妳壹樣風趣的人,心胸也壹定如妳壹樣的海闊。
  細細碎語,倏忽間,想說的話壹下子又增多了。那個小學還吐字不清的陳小雪同學去年結婚了。我們附近幾個老同學都去了,這人壹結婚還真不壹樣呀,難怪說結婚是女人的第二重生。我見到了她傳說中的老公,壹個成熟穩重的男人。不過,妳不要傷心頹敗,他沒有妳那份儒雅率真。妳依然是陳小雪同學心目中的壹幅潑了墨的山水畫。婚宴上的我思緒萬千,原來我們都這麽大了,原來大家都擁有屬于自己的那份歸屬感了,原來及時平凡的女人也可這樣的可愛呀,原來我也可以這樣嫉妒壹個考試從未超過我的人。再後來的後來,她生了壹個女孩,起名“點點“,妳認爲這名字可還好?我覺得這名字真是恰到好處,點點相逢,點點積聚,點點幸福,點點人生。就比如妳和她,我和她,她和他,我真想讓妳看看她憨憨傻笑的樣子,我突然覺得生命真是壹個很神聖的存在。妳說,如果是妳的小孩,他又會長成壹種怎樣的氣派呢,妳做父親的又會是怎樣的壹副尊嚴呢,妳的愛人又是怎樣壹個溫柔知書達理的可秀之人呢。
  今天,是舍友小和失戀100天的日子,她壹蹶不振的樣子真讓人心疼,我買了壹堆的零食給她發泄。我站在陽台,漫無目的的向樓下望去,高大的樹木下,只見壹雙俪影契合的如此完美而又浪漫。“小凡,妳暗戀過壹個人嗎?”她低啞懶散的聲音直直的穿透耳膜,我愣怔了壹下,擡起朦胧的雙眼輕輕地仰望那輪亦是不真實的月亮。吐出的壹個音就淹沒在她那隨之響起的噪聲如雷的歡快的鈴聲中。我慢慢的拿出那只黑屏的手機,點擊裏面的收件箱,那裏躺著的是永遠也達不到目的地的短信。天堂真的好遙遠呀!我轉身回到屋中,小和又恢複了以往的活躍。“好,好。明天,有空,在哪?”
  明天大家都是幸福的壹天,不是嗎?曙光同學。
  楓葉又落了,我拾起壹片輕擱在課本中:估計明天又要降溫了,我裹緊衣服繼續前行,絲絲小雨撲在臉上,像剪不斷的離愁,不知怎麽,又讓我想起了高考放榜的那些日子,妳獲喜的消息傳遍了街頭巷尾,而此時的我亦是莫頓的,爲妳的成功而驕傲,也爲自己的落敗而頹唐。我知道,許許多多的老同學都向妳賀喜了。最終,我鼓足勇氣向偶爾得來妳的手機號發了壹條短信,“同學,恭喜妳取得好成績!”短暫的數十秒鍾,對方回複過來了:“謝謝,請問妳是?”我垂眉,沒有給予回複,良久,對方又發了壹個笑臉和壹句話:真心感謝妳的祝賀。我合起手機,輕輕地在心裏默念著:不用謝,曙光同學!我取出磁卡,這個永遠也不會在啓用的手機號永遠的收藏著這兩條平凡的短信。這真是最後壹次與妳這麽最近的接觸了,4年的同學,2年的同桌,妳總是愛叫我是木頭人,其實我想告訴妳的是,妳穿著潔淨的白t –桖打著雨傘在雨中對我肆無忌憚微笑樣子綴入我眼簾的那刹,我就再也不是你已不再當年看世間墨染青絲,季節留香軍中的妻《蝸居》有的人走了!18成人禮一份感情是廉價的如秋的女子THOUGHT FOR GROWING UPAchieving a goa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